0913-7161777 admin@sxmicrobe.com

2019農藥進入換血時代,生物農藥占位加強!

發布日期:2019-05-29     作者:     來源: 農資與市場雜志       分享到:

    進入2019年,89種禁限用農藥被提上日程,且禁用力度越來越強。年初溴甲烷被禁,之後,草甘膦致癌又被提及,近期,歐盟不再批准百菌清的再評審申請,多菌靈也因爲農藥殘留超標再次呼籲被禁……
    命運多舛的農藥産品,正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大規模換血! 
    逃不開的被禁命運
    從近期被禁呼聲最高的百菌清和多菌靈來看,這兩種産品是目前出口量排名前十的産品,在殺菌劑領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無論未來有多久將在國內被禁,我們都應該對其有一些深刻的認知。
    多菌靈:殘留超標的風險
    多菌靈是上世紀70年代由美國杜邦公司研制的一種內吸性殺菌劑,主要防治由真菌(如半知菌、多子囊菌)引起的多種作物病害。據中國農藥信息網顯示,截止目前,多菌靈總共有954個産品,其中單劑284個,混劑670個,在多年的應用中,多菌靈以殺菌普廣,使用成本低等特點,深受廣大農民歡迎。
    但是鑒于我國直接從事農業生産的農民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在多菌靈使用上,盲目用藥、超範圍、超劑量用藥多有發生,導致多菌靈在某些作物上嚴重超標。
    從橘瓣罐頭慘案到四川蒼溪縣的紅心猕猴桃出口被拒事件,讓人們對多菌靈心有余悸。目前,以種植茶葉和柑橘爲主的湖北宜已經開始禁止銷售和使用多菌靈,其他地區也對多菌靈不同程度地禁用或限用。
    以上種種無不時時警醒國內種植者在使用多菌靈時要科學合理,嚴格按照使用方式操作。以下有幾種誤區需要引起大家注意:
    爲了解決多菌靈殘留問題,眼下,農業部已經從兩方面進行改變:一是跟蹤國際上多菌靈登記使用情況及殘留限量標准變化動態,加強殘留限量標准研究、轉化、修訂,組織開展多菌靈使用情況調查、安全風險監測和再評估工作,適時提出禁限用等監管措施;二是一些科研單位和有關農藥生産企業成立農藥科技創新聯盟,進行聯合攻關,加快研制、篩選多菌靈替代産品,早日攻克多菌靈使用的技術瓶頸,徹底解決多菌靈殘留危害問題。
    實際上,關于多菌靈的殘留風險,大部分是因爲使用不當造成的。如果使用得當,注意控制劑量,多菌靈仍然是預防多種作物病害如梨黑星病、蘋果褐斑病、葡萄黑痘病、白腐病、炭疽病、番茄早疫病、瓜類白粉病、甜菜褐斑病、瓜類枯萎病、棉花苗立枯病/炭疽病、花生黑斑病、莖腐病、小麥赤黴病、水稻紋枯病、紅薯黑斑病、月季褐斑病、君子蘭葉斑病、蘭花炭疽病、葉斑病的主要防治藥劑。
    需要注意的是,有些食用菌如木耳、滑菇、猴頭等對多菌靈極其敏感,應避免使用。同時,不要長期單一使用多菌靈,對多菌靈産生抗(藥)性的地區,不能采用增加單位面積用藥量的方法繼續使用,應堅決停用。
    百菌清:因環境風險歐盟正式禁用
    2019年4月29日,歐盟發布公告,不再批准百菌清的再評審申請。
    這個應用了50多年的殺菌劑在歐盟即將走到了生命的終點。對于百菌清的被禁原因,歐盟植物、動物、食品和飼料常務委員會稱該産品存在較大的環境風險,對魚類和兩棲類動物有較高風險,且該成分降解産物也可能對地下水有較高的汙染。
    顯然,這些理由有點不能服衆,因爲百菌清的禁用將會讓農民失去一種重要的作物保護産品,也可能會給大麥、小麥生産甚至飲品行業帶來巨大影響,對種植者而言,將停用百菌清說成是災難也不過分。
    實際上,百菌清的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它具備殺菌譜廣,不易受雨水沖刷,藥效期長,對子囊菌綱,擔子菌綱,半知菌綱和卵菌綱等真菌都有效。加上其獨特的作用機理,優異的混配性能以及沒有抗性的特點,深受農戶歡迎。
    特別提醒的是,對于油類物質,使用可能加重藥害,在混配藥液的時候不宜添加油類助劑,與乳油制劑混配的時候也要小心。
    對于百菌清的毒性,大量研究發現,大鼠和小鼠長期攝入高劑量的百菌清以後,會有腎髒增生和腎髒上皮瘤的發生。對魚和蜜蜂的毒性也都較強,因此,百菌清在水田使用要謹慎。同時,人體重複暴露並接觸到百菌清以後會導致皮膚病,這對于那些打藥不穿防護服的人來說是很危險的。 
    換血時代,生物農藥占位加強
    農藥産品在歐盟的禁用往往預示著這些産品在國內未來的命運!
    可以預見,農藥産品更新換代趨勢不可抵擋,且速度越來越快。
    據了解,在我國,大約有650個農藥品種,近兩年,由于國內企業研發創新能力有限,新增産品往往趕不上被禁産品的數量,所以,一旦某些耳熟能詳的産品被禁,對農戶來講,將是巨大損失!
    但是,高毒農藥禁用已經成爲趨勢,不可逆轉。 農業部種植業管理司相關人員表示,高毒農藥在防治病害等方面的效果確實很好,現有的其他農藥還不能起到同樣效果。所以,當面對既要防控高毒農藥風險,又要選擇適用的農藥時,是非常矛盾的。解決這一問題,一是要在現有農藥中篩選一批可替代高毒農藥的産品;二是鼓勵生産企業和科研機構開展低毒高效化學農藥研發。同時,農業部已經啓動成熟一個、禁用一個的原則,擇機啓動禁用程序。
    與此同時,高毒農藥的禁用給生物農藥帶來了春天。據了解,2018年,生物農藥品種新增17個,品種總數已經達到114個,形成以蘇雲菌杆菌,球孢白僵菌等細菌、真菌、棉鈴蟲核型多角體病毒昆蟲病毒、天然植物生長調節劑和植物源農藥等爲核心的生物農藥研發生産能力。
    在國家政策方面,也給予生物化學農藥、微生物農藥、植物源農藥等登記資料進行減免,天敵生物免于登記,並鼓勵企業優化産品結構,加快生物農藥、低毒低風險農藥的産業化進程,爲淘汰高毒高風險農藥提供更多的替代産品,逐步建立綠色農藥和特色小宗作物用藥登記的綠色通道。